[ 主页 ]唯一域名:http://www.166555q.com

主页 > 金多宝高手论坛 > 正文

晚期癌症≠扫兴!三个月肿瘤消失90%,多亏了这个美国

发布时间:2019-03-03点击率:

我说我的目标是要掉到10以下,达到畸形值。诚然这个目标很困难,然而我会百折不挠的朝着这个目的努力!

后获悉,它在2018年6月美国首批,最早是适用于黑色素瘤的治疗。目前中国还未获批上市,也无仿制药。这个靶向药作为主药,跟其余两种药物联合利用,这种三药结合的疗法获得了FDA的冲破性疗法认证。

我自以为是个乐观的人,那一次,却第一次当着家人的面哭了。

我就诊的美国医院

春节前,我已经能够去健身房打卡了。扛起80斤重的哑铃,再在跑步机上跑上20分钟,这种久违的觉得真好。用我老婆的话说,我又活了一回!

2

1

8

那个时候,我的肝上已经80%都是肿瘤了,腹部疼得坐卧难耐,全身虚弱没一点力气,体重从140斤,降到了120斤,真是没个人样了。

5

“就是说,我的病还有新药可用?”

首诊主要是个和主诊医生会见“摸底”环节,在医生的安排下,进行各种检查。影像检查、病理检查、血检必须逐个进行从新考试。

6

3

在海内化疗时,我从清晨八点到凌晨三点,一天20个小时输化疗药,一输就是三天。一上化疗,我才真正意识到作为癌症病人的痛楚,病床上整夜整夜的失眠,全身发冷,腹部疼得揪成一团,一天打几百个嗝,什么都吃不下,真是苦不堪言。

我是个生意人,家住杭州。前六十年人生生涯中,几乎没去过医院,1米70、140斤的标准体重,爱好唱歌、旅行,友人都说我哪像六十岁的人哪?

我这次预约的是哈佛一家从属癌症医院,给我的最初印象就是大,它跟周边其余哈佛附属医院连为一体,病人可能依据病情须要在多少家病院发展医治。

家里人跑前跑后帮我找了全省最好的肿瘤医院和专家,医生们会诊,说我的情形不什么特效药,先上化疗药操纵。

晴天霹雳,一家之主的我刹那成了癌症晚期,家里的天一下子就塌了。

后果怎么样先不说,治疗起来的感想真的舒服太多了。

这多少个月来,几次指标的检查有下跌,也稍有涨幅。医生根据我的情况监测我的病情,他认为药还在起效,倡导我加大靶向药的用量。

伴随着两个疗程痛苦悲伤的化疗,我又去做了活检和基因检测。一周后拿到成果:BRAF基因突变。

看到这样的结果,不仅我和老婆高兴不已,连咱们的美国医生都感叹“成果无比好!”

我和小k开玩笑,咱们每次检讨都打个赌,看看CEA值还会不会往下跌。

真的吗?这让我们看到了一丝活力,既然有药可治,咱们就做好了在美国长期治疗的打算。

就在2018年7月,我意本地发明自己得了结肠癌,发现时竟然已经到晚期了,肝脏、肺部、腹膜,大大小小的肿瘤在我的肚子里“遍地开花”,连骨头也有多处转移。

在美国,我需要提高行西妥昔单抗的化疗,而后在口服Binimetinib+Encorafenib,化疗仅仅需要1个半小时,门诊就能实现。医生给我开了止疼药,4个小时服一次。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癌症治疗也可以不必受苦,也可能很轻松。

九月,波士顿

4

导 读

“鉴于你有BRAF突变,我们提议你采用一种最新的三药联合的治疗方案,今年美国临床肿瘤协会公布了这个疗法的临床实验结果,总缓解率可以到达48%。我和我的治疗团队认为这是目前最适合你的治疗方案。”

都说癌症晚期和地狱只有一步之遥,至今,我仍在和癌魔赛跑,但我想用我的真身经历告知更多人:癌症晚期也不要放弃欲望!最艰难的时候再坚持一下,渴望的曙光就在不远的前方。

福气真会开玩笑,BRAF渐变的肠癌里算是最难治的了,因为它比较其它肠癌类型预后更差、肿瘤发展得更快,可用的药物也非常有限。

三个疗程的治疗当前,惊喜来了。我的CEA值从本来1760再降到了55。

就在不久前,我仍是个癌症晚期患者,甚至有医生曾说我“活不过两个月”。扫兴中,我拖着病躯到美国寻找最后的盼望,新上市的最新一代的靶向药救了我,把我从去世神手里拉了回来。

我的病情简介

很快我通过出国看病机构来到美国波士顿,前前后后不到三周。

BRAF渐变的肠癌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错误应的靶向治疗。美国医生告诉我,对症我药物的正是Encorafenib(Braftovi):靶点BRAF。

天无绝人之路,就在我被病痛折磨之际,一条肠癌新靶向药的信息传来了,BRAF基因突变在国外有药可治!

这条消息,对我来说就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性命诚可贵,为了能活,我愿意做任何尝试。

陈先生在花甲之年,可怜抽中了“癌症”的命运之签,这是结肠癌中最棘手的类型,曾被医生预估只有两个月的时光。很多类似的国内患者往往只能依靠化疗持续生命,不甘屈服运气的他来到美国,尝试一种最新的靶向药物。他的命运会反转吗?

我在美国的治疗方案

2018年12月3日,是我到美国整整三个月,我的CEA值降到了15。拍片显示,对比玄月份的片子,肝上的肿瘤缩小了90%以上,其他部位的也不同程度的缩小。

7

等候着这里能有方法治我的病,我和老婆都不怎么谈话,心情局促不安。

美国医生让我连续保持这个计划,之后,我最大的副反应就是皮疹,痒得好受。我的医生立即给我联系了皮肤科医生开了药膏,用过几回之后,瘙痒的皮疹止住了。

在美国,每一个医生背地都是一个团队,我的主诊医生是一个美国白人,也是位肿瘤内科专家。第二次见医生,他很高兴地告诉我,我的治疗方案敲定了。

化疗前,我是龙腾虎跃的走进医院的,结束时,我只剩下半条命。

我的化疗打算

当时,真是不抱什么愿望了,由于我在国内能用的药、能做的治疗都做了。

看病两个月,我已经花了六七十万了,主治医师尝试给我换了化疗药,我还自费打了8000元一针的增强免疫力的针,肿瘤还是控制不住。

“是的,如果你耐药了,我们还会考虑让你加入临床试验。”

赴美后的第二天,我就在老婆和小K的陪同下来到了波士顿的长木医学区,这里有着世界顶级的医疗机构、医学院和生物医学研究中心。

老婆孩子千方百计地打听各种治疗信息,一位亲戚向我们推荐了海外就医,老婆很快就和出国看病机构接洽上。

9月3日,老婆陪着我踏上波士顿,来接我的是当地的客服小K,据他之后回忆,我那天的状态已经很差了,腹部剧痛,衰弱无力,坐在轮椅上浑身发冷,缩成一团。